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专栏>>民族团结一家亲>>工作动态>>正文

亲戚及时出手救急 皮山县4岁男童疝气治愈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2018年04月16日 10:28   来源:  点击:[]

爸爸,哭了?

4月11日,被推出手术室的小艾力一看到父母,就揉着眼睛哭了起来,可从指缝中,他却看到正弯腰亲吻自己的爸爸,也是眼眶红红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小家伙倏地停止了撒娇式的哭闹,抬起小手擦掉了爸爸脸上的眼泪,“爸爸,不哭。”

当天,是小艾力在不长的人生中,第二次接受手术。在“民族团结一家亲”亲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小儿外科副主任和军及麻醉科主治医生阿迪里江·阿不都拉的帮助下,仅用了20分钟,就让他告别了折磨他三年零三个月的疝气。

“以前都是我们千里赴乌市求医,如今却是乌市的大专家到皮山县给孩子治病。”小艾力的父亲阿卜力米提·萨伍尔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谢,一直拉着专家的手,“走,到我家,我给你杀马!”

9个月大出现疝气 当地医生表示须7岁后方可手术

一周前,小艾力刚刚迎来自己4岁的生日。他和爸爸妈妈,一起住在和田皮山县阔什塔格镇阔什塔格村,父母都是当地的农民。  

小艾力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如今妈妈再次怀孕,是让他最开心的事情。闲时,他喜欢趴在妈妈的肚子上,问道,“妈妈,妹妹和弟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来陪我玩啊,我来照顾他们。”

每到这个时候,妈妈就会轻抚着他的头说,“我们家的小艾力真懂事,现在就懂得保护弟弟、妹妹了。”可是看着孩子大腿根鼓出的拳头大小的包,想到他日常因为这个“鼓包”而行动不便的样子,眼神就又黯然了。

由于腹部肌肉层先天发育不足,小艾力9个月学会爬行时,腹股沟处就会鼓出一个小包,随着年龄的增大,这个小包从葡萄干大小一直增长到了拳头大小。

期间爸爸阿卜力米提·萨伍尔抱着孩子跑遍了当地的医院,确诊为小儿疝气,即孩子腹部肌肉层由于发育不完善,会留下一个类似小洞的空隙,而当孩子爬行、站立或用力时,周围的肠子就会从这个小洞“漏”出来,造成不适或疼痛。

“医生告诉我们,只有等到孩子7岁后才能做手术。”两口子只能抱着孩子回家,看着孩子大腿根的鼓包一天天变大,却无计可施。

两岁时手术失败 术后15天疝气再现

等到孩子两岁时,拳头大小的鼓包不仅已经影响了孩子的行动,稍一用劲或体位不对,小艾力就会喊疼。  

在邻居的推荐下,他们到一家民营医院给孩子做了手术,腹部切口6厘米。

可是术后15天,孩子肚子上又出现了鼓包,手术医院医生给出的答复是,“这是正常现象,回家静养慢慢就吸收了。”

这一静养就静养了两年,小艾力肚子上的鼓包不仅没有吸收,反而又逐步变回了拳头大小。

为此,尽管小艾力已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两口子却只敢把孩子“圈”在家里,“幼儿园会踢足球,他这个样子,我们哪敢让他磕着碰着撞着啊。”

就在两口子对孩子的病情一筹莫展时,来自自治区胸科医院的“亲戚”发现了小艾力的情况,“回去我帮你们问问。”

“亲戚”返回乌市后,小艾力的情况辗转传到了自治区人民医院小儿外科副主任和军的耳中,“也是阔什塔格镇的?我亲戚也在那,我去了后联系他们。”和军很干脆的回应,又一路打听了回去,辗转找到了孩子父母的联系方式。

亲戚的话,让阿卜力米提·萨伍尔看到了希望。可他没想到,惊喜竟然会来的这么快。

4月9日,就在自己的亲戚返回乌市一周后,阿卜力米提·萨伍尔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是和军打来的。

他刚刚抵达皮山县阔什塔格镇阿孜干阿勒迪村,就跟阿卜力米提·萨伍尔取得了联系。

翻译,了解完孩子的基础情况后,和军又与皮山县人民医院取得联系,确认当地医院具备手术条件,只是从未给孩子进行过手术。

和军让两口子尽快把孩子送到皮山县人民医院,“小手术,放心吧。”和军的话,让阿卜力米提·萨伍尔吃了颗定心丸。

经过反复沟通,手术时间订在4月11日13时。

20分钟解决病痛 孩子父亲欲杀马感谢

阿孜干阿勒迪村距离皮山县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对于人生地不熟的和军等人来说,不论是找车进县城,还是搭车回村里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了不影响手术,一确定手术时间,和军就开始联系车辆,终于在手术前一个小时赶到了医院。  

4月11日13时,小艾力被准时推进了手术室,为了减少孩子的创伤,和军决定为他实施微创的腹腔镜手术。

考虑到医院以前从未为孩子实施过此类手术,和军此行还专门叫上了一同前来结亲的同事,麻醉科主治医师阿迪里江·阿不都拉,以确保手术期间孩子各项生命体征的平稳。

直到把腔镜探头伸入腹腔,医生们才发现,除了需要修补孩子右侧大腿根拳头大小的疝气外,孩子腹腔左侧也有一个隐形疝。二话不说,和军顺手也把这个疝气“搞定”了,“不能给孩子留下疝气隐患。”

手术过程中,两侧疝气的修复,仅用了20分钟,而孩子的肚皮上只留下了一个直径仅有一厘米的小洞和两个针眼,“如果在乌市,这个腔镜手术的小洞仅需0.5厘米,不过在这里由于器械设备的限制,只能这样了。”和军有些遗憾。

从手术室出来,得知孩子一切平安后,阿卜力米提·萨伍尔给了和军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个29岁的父亲,把眼泪留在了专家的衣服上,“我们也有亲戚朋友是医生,可是对于孩子的治疗,没人告诉过我应该怎么办或应该去哪,反而是你们这些来自乌市的亲戚们帮我们解决的大难题,比我们的亲人还亲,真正感到了民族团结一家亲。”

“这种微创的小儿疝手术,在乌市其实已经很常见了,就是这边还尚未开展。”忙完手术,和军等人又要急着赶回村里,对于一直表示要杀马向自己表示感谢的阿卜力米提·萨伍尔,他连连摆手,“千万别,以后我们也算是亲戚了,能帮上你们我也很高兴。”

打印】 【关闭